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爱忠诚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爱情故事

他们相爱在夏天,分手却在大雪纷飞的冬季!

他们的爱了散了从这里蔓延开去的!

“请问,这附近有房子吗?”

男子听到声音,眼睛从电脑视频移开,抬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,黑色裤子,披肩长发的女子。

“有,隔壁。”男子随即回答道,又低头继续玩游戏,两只手在键盘上不停的动作,键盘发出“吱呀”挤压声。

“请问房东住哪里?”女子再次问屋里的男子。

“额,房东,房东对面?”男子游戏正厮杀的残酷时刻,因而敷衍的回答道,头也没有抬一下。

“能麻烦你带我去找一下房东吗?”女子看了一眼男子口中的对面,然后再次对男子说道。

这是乔孟和王小雅初次见面相识的对白。

王小雅成了乔孟的新邻居,又因为乔孟帮着找房东,一来二去的,自然就熟路起来。

王小雅搬家时,乔孟也出去忙着抬抬冰箱,柜子,桌子,等等有点分量的物件,搬家的小货车司机东西卸下,要了钱,便匆忙离开了,好像很怕被叫住帮忙干活。

这个时候,乔孟成了唯一的劳动力,本来还想着打打下手的,现在自己成了主角了,王小雅是个女孩子,力气自然有限,那些又沉又重的物件只能男子帮着安放了,女孩子倒成了打下手的。

天气冷的刺骨,乔孟却脱掉黑色羽绒服,袖子卷到胳膊肘处,听从女孩子的指挥,女孩子说东西放哪里,乔孟则负责搬挪到哪里。

整个下午,乔孟都归女孩子指挥,其实,女孩子的东西不多,但是,当乔孟将女孩的物件按照她的指挥摆放在规定位置后,女孩子又觉得不妥,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搬来挪去的,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,女孩看看夜幕降临,方才勉强的不再继续折腾仅有的物件。

女孩子说话声音柔美,音质清雅,乔孟倒也喜欢听女孩子说话。

他们一边干活,一边说话,彼此也算在不耽误正事的氛围内,对彼此都了解个大概,家搬好了,收拾好了,他们也成了好像很熟的朋友。

王小雅是一家印刷厂的会计,早上九点下午四点半双休,几乎是一成不变的,她之所以搬家,那是因为她的房东老太婆总是嫌弃女孩平时朋友多,房东总是唠唠叨叨的没完,这才找到便宜且合适的就搬家的。

王小雅性情温柔,待人和善真诚,所以她厂里的姐妹经常到她家去玩,她的姐妹们经常疯疯傻傻的,她就傻傻的笑,她的姐妹们如果是失恋,如果是聚餐喝的醉醺醺的,她会细心的照顾,像母亲照顾自己的女儿那样无微不至的,她在她们的姐妹中是精神领袖是可以依赖的知己。

比较有意思的是,这样好的女孩子,却一直没有男朋友,她曾经也试着处了一个男朋友,但还是无疾而终,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,就是找不到恋爱或者爱的感觉,因而算了。

王小雅一直是乖乖女的典型形象,在她的姐妹眼中,她“保守”,“老土”,“传统”但骨子里刚烈,有点像穿越而来的美女,条条框框自我约束多。

而乔孟却恰恰相反,他甚至很悲哀,虽然睡了不少的女人,可是,却从来也没有爱过谁,至少他心里是这样感觉的,甚至,他麻木的不知道真爱的感觉是什么,对他来说,睡女人,和饿了吃饭,困了睡觉是一样的,没有什么浪漫责任或者真爱可言,男人女人就这回事。

乔孟一直没有固定的女朋友,也从来不想太多,一切感情的事,顺其自然,或者说,他根本不相信什么狗屁真爱,有钱有权的天天都能遇到真爱,没有这些的,妓女都没得爱。

乔孟所以对待感情如此偏激,可能是因为大学的女朋友步入社会不久便成了他老板的女人,现在他们有一个儿子。

这个老板长的如冬瓜饭桶,小个头,还是秃顶,头中间的头发早没了,周边还稀稀落落的摇摇欲坠的挂着些黑白组合的头发,年龄可以做他老婆的父亲了,就这样的人,随便的就夺走了乔孟的女友。

这事后,乔孟也活的洒脱了,什么女人,什么爱情,什么婚姻,统统见鬼去,自己活的滋润就好,何必自寻烦恼。

可是,王小雅的出现,终究改变了乔孟的很多的看法,至少相信有真爱。

乔孟是汽车配件厂的车间主管,平时五点半下班,一般他是厂里吃好饭下班,下班后,如果没有同事一起出去聚餐,K歌,找女人什么的,他都宅家里大战游戏。

自从王小雅成了乔孟的邻居,周围空间的气氛变的有生气太多了,之前大都冷冷清清的,现在,经常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嬉闹吵笑声,还有喧闹的争吵声,但其中没有王小雅的声音。

周末,乔孟休息,王小雅也休息。

每当周末,乔孟是一觉睡到午饭时间,然后再起床洗漱完毕,到街上饭店吃饭,这几乎成了习惯。

王小雅来了,乔孟的习惯也得无奈的改改了。

“喂,起床了。”这是王小雅搬来第一个周末的第一个早上就边敲门边喊乔孟。

乔孟听出是新邻居的声音,也没有立刻答话,或者去开门,而是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,这才慢悠悠的去开门。

“干嘛?”乔孟看着眼前王小雅说。

“呵呵,不好意阿,中午请你吃饭,但之前,你必须带我去菜场。”王小雅说着做一个抱歉的模样,吐了一下舌头。

“就这事。”乔孟无奈的摇摇头问。

“嗯。”王小雅低眉嗯了一声,微微点点头。秀美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微微摇摆,眼睛清澈如水的又抬起看着眼前的乔孟。

乔孟阔步在前,王小雅紧跟着,不时的小跑跟上乔孟的步伐。

到了菜场门口,乔孟两手叉口袋,黑色羽绒服,牛仔裤,乔丹牌黑白组合的运动鞋,停下不走了,眼神示意女孩子自己进去买菜,他就不进去了。

“一起呗。”王小雅说着挽起乔孟的胳膊,半推半就的一起进了菜场。

乔孟看着王小雅买菜,就是买个小青菜,她也问价格,讨价还价,而且还货比几家,丝毫没有因为身边多一个陌生的男人而扭扭捏捏的不敢讨价还价的。

买个菜,乔孟陪着王小雅兜了一个大圈子,本来十多分钟干好的事,女孩子却慢慢悠悠的耽搁了四五十分钟。

“没看出呀,讨价还价的还真有一套。”走出菜场,乔孟摇头笑着说道。

“呵呵,让你见笑了,不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

“这倒没觉得,就是实实在在的觉得你浪费了我的时间。”

“是吗?是浪费你的睡觉时间呢?还是浪费你打游戏的时间呢?”女孩眼睛盯着乔孟问。

“不管怎样,不该把时间浪费在这里。”乔孟强辩道。

“好吧,那菜。”王小雅一边说,一边将塑料袋里的菜递给乔孟提着。

由于天气冷的原因,乔孟勉强的提着菜,他从来不做饭的,提着菜,总感觉怪怪的,还必须提着,步伐却更快了。

“让你提着我买的菜,很丢人吗?”王小雅快步紧跟,侧脸对着乔孟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菜买回去,乔孟继续游戏战斗,而王小雅则忙前忙后的做饭。

饭做好,女孩喊了乔孟一起吃饭。

女孩的菜烧的非常好,乔孟很喜欢吃女孩的饭菜,有家的味道,饭店的饭菜味道自然也很好,可是总是给人却一点家的特有的味道也没有。

晚饭,女孩还是按时的喊乔孟一起吃饭。

不知不觉的,双休日时间,乔孟会主动的起床陪着女孩一起买菜,再也不用女孩去敲他的门了。

他们也更加熟悉起来。

女孩搬来后,乔孟也很少周末陪着同事朋友一起出去鬼混了,除了特别的聚餐,KTV,其他则一律呆在家里。

即使是双休日,女孩和乔孟一起吃饭,饭后,他回去,她收拾好餐具,然后就各自玩各自的,很少再有交集,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的。

同样的又是一个周末,又是一起吃饭,饭后,乔孟迟迟没有走,这和平常有点反常。

“怎么了,要洗碗吗?”王小雅歪着脑袋,微笑着说道。

“做我女朋友吧!反正一个人挺无聊的。”乔孟坐在沙发上,腰挺的直直的,眼睛睁的尽量大,望着女孩问道。

“做你女朋友,就因为一个人无聊吗?”王小雅端着碗筷,半天说道。

“就这么定了,你是我女朋友了。”乔孟一跃而从沙发上站起身,欲向王小雅走来。

“可是,我不无聊呀,你还没有女朋友吗?”王小雅有深意的问。

他们邻居以来,乔孟的朋友来他家,总是大声嚷嚷哪个女人怎么样,上了什么感觉,又哪个怎么样,这些话,隔壁的王小雅是听的见的,并且不止一次听的见,虽是乔孟的朋友嚷嚷的,但乔孟能不是这样的吗?

“那好吧。”乔孟突然如漏气的气球,失望的说。

“那从今天开始,你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了,能做到吗?”王小雅看着乔孟问。

乔孟像一个一会被判死刑,一会又无罪释放的人,心情激动的要去抱王小雅。

“站住,别动,很晚了,回去吧。”王小雅柔美的命令道。

“这就让我走了。”

“不然呢?”王小雅瞪了乔孟一眼,眼神带着小警告。

乔孟回到屋里,欣喜若狂的,对着游戏疯狂的厮杀,屡战屡胜,士气高涨。

当天晚上,他给王小雅打电话,电话里一直聊到阳光占满卧室。

白天,乔孟不玩游戏了,总是像小狗似得,一直跟着王小雅身后陪着。

王小雅去买菜,他主动的一起去,她买他提着,做饭时,他也帮着打个下手,洗碗,洗菜,打扫卫生也干起来了,并且随时听从王小雅的差遣。

恋爱中的男女总是甜蜜的,美好的,幸福的。

这一刻,他们能想到的一定是“在一起,”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而不是其他的伤感分离场景。

恋爱的第二个晚上,他们一起去逛街,当然是男的陪女的逛街了。

王小雅逛街也买了一些衣服,但是价格都不是很贵的,也不是什么名牌,但样式和款式都不错的,乔孟每次要给她买贵的好的名牌的都被拒绝了,而且,不要乔孟给自己花一分钱。

“小雅,为何买这些便宜的,还不要我的钱。”乔孟不解的问。

“不是呀,看看我穿的衣服,不是也都很好吗?现在大手大脚的花你的钱,以后,我们还要过日子呀,本来赚的不多吗?能省点不是很好吗?干嘛那样在乎是不是名牌呢,我一样很开心呀。”王小雅天真活泼的回答。

“哈哈,还有这样的傻女人,难得。”乔孟欢喜的笑着说。

没有过多久,他们就搬一起住了。

像一对小夫妻搬过日子,王小雅当然是管着钱了,每月乔孟领了工资,除了必须的开销,都上交给王小雅存起来了。

王小雅虽然对自己买衣服化妆品什么的都不是太挑剔,但给乔孟买的都是牌子的衣服鞋子,就是舍不得给自己买超贵的那些衣服鞋子化妆品,很像家里的当家人。

王小雅对乔孟的爱自然不用多说的,乔孟为此也很感动且发誓好好的对待女孩子。

情人节那天,乔孟正好发了工资,他买了一抱玫瑰花,定了个高级餐厅,给王小雅买了高档的衣服,鞋子,化妆品,仅剩的钱,还买了一个比家里好的多的宝宝。

当乔孟捧着一大束玫瑰花,提着几个包的礼物,梦想着餐厅的浪漫情调,他以为王小雅一定会感动的像看韩剧那样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
果然如此,王小雅很开心乔孟为自己做这些,看到乔孟为自己花这多么钱,她本想发火的,可是,因为是爱,所以没有发火,而是更爱。

很多的女人要的可能并不是社会说的那样爱慕虚荣,还是有很多的女人只要男人真心的爱她们,疼她们,心里时刻牵挂她们,她们也不会那样的势力,那样的追名逐利寻求安全感。

他们就这样幸福的一起生活一起工作,也经常彼此说起结婚的事,甚至计划着要两个小孩,一个男孩子,一个女孩子,乘着彼此的父母年轻帮着带孩子,他们一起工作养家。

又是一年的年末,每年各个公司都会提前吃年夜饭,然后就预示着放假回家过春节。

乔孟年夜饭后又和同事一起到娱乐场所嗨的痛快。

昨晚年夜饭喝酒了,娱乐的地方也喝酒了,乔孟喝的断片了,早上头昏昏的,眯着眼睛,手抚摸到细滑的肌肤,他定认为是王小雅。

乔孟睁开眼,看到是自己的一个同事,顿时脑袋清醒,酒劲也退了,急忙穿好衣裤鞋子,几乎是跌跌撞撞的离开酒店的房间。

就在此时此刻,就在乔孟一脚刚踏出酒店房间的门,另一个脚还在酒店房间门里,他还在摆弄整理自己慌忙穿好的衣服时,眼前的情景,叫他瞬间愣住了,此刻,似乎空气都凝结成了冰。

“我在这里等了你半夜了,我们完了。”王小雅平静的说道,声音中没有愤怒,没有怨恨,没有责备,很平静很平静的说出了那短暂的几个字,一句话。

“小雅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“爱也是需要彼此忠诚的,我爱你是真的,你爱我也真的,我们完了,也是真的。”

他们只有刚刚的剪短对话,剩下的只有沉默,乔孟了解和懂王小雅的个性,既然王小雅这样说了,一切都固然再也无济于事了,只好,好聚好散的分了,默默祝福她找到更好的另一个他!

当王小雅拖着沉重的密码箱离开时,乔孟哭了,哭的像一个孤儿。

王小雅同样的也撕心裂肺的心碎,眼泪也唰唰的外涌。

爱也是需要彼此忠诚的,而这个是不能解释的,也解释不了,只是,现在很多人都忘了。

爱了,就忠诚彼此,彼此忠诚!

推荐阅读: